<menuitem id="3xvbd"></menuitem>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長江日報丨顧海良教授新著《永遠的恩格斯》:恩格斯諸多重要思想,以前可能忽略了

        人物簡介:顧海良,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馬藏》編纂與研究中心主任,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咨詢委員、首席專家。

                                                                              《永遠的恩格斯》 顧海良著

                                                                                   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

         ■ 填補恩格斯思想傳記研究空白

         去年11月份,顧海良有了寫書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的計劃;僅僅一年,《永遠的恩格斯》問世。

         此書歷時一年就出版,著實讓顧教授的夫人張雷聲教授吃驚。

        “顧老師有國家教材局的事,北大的事,又是科研項目,又是上課?!睆埨茁曅ΨQ顧老師“幾乎都交給北大了”。

        “那天他把書拿回家,遞給我說書出版了。我一看,50萬字,部頭不小,比之前預計的多了10萬字。但仔細一想,這么快也在情理之中,首先是疫情特殊的時段成全了他寫作?!睆埨蠋熗嘎?,顧老師非常勤奮,疫情期間,每天伏案工作都有十多小時。對此她表示理解。如此全力以赴,8個多月推出該書,出版社3個月完成了出版“接力”。

        雖然出書只花了一年,背后卻醞釀了15年。

        15年前,顧海良時任武漢大學黨委書記。2005年是恩格斯逝世110周年,武漢大學和中央編譯局聯合召開主題為“馬克思主義與當代世界”的國際研討會,顧海良作為主辦方作閉幕詞,就是以“永遠的恩格斯”為題的。

        “一晃15年過去,整個世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馬克思主義在當今世界的傳播也發生了重大變化,我們真正地進入了21世紀。從這個節點上來紀念恩格斯,意義非常重大?!鳖櫤A紡娜ツ觊_始思考如何紀念恩格斯,最初是想針對學界一些觀點寫文章。針對國外學者研究恩格斯晚年思想,寫了個7萬字的稿子;又針對馬克思和恩格斯“對立論”思潮,寫了個五六萬字的稿子。

        但顧海良放棄了。在進一步研究和感悟恩格斯思想中,他發現,一兩篇文章講不清這里面的問題。

        于是今年3月,顧海良第三次重起爐灶,開始寫書,決定對恩格斯思想做一個系統梳理,讓人們看到一個真實的、完整的恩格斯形象,真正理解恩格斯思想和21世紀馬克思主義。作為中國學者,他想在對恩格斯思想、精神和風范的重新理解中,展開與國外學界研究的對話。

        《永遠的恩格斯》史論結合,將哲學、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融合為一體,在國內十分少見。這本書也填補了近年來恩格斯思想傳記研究的空白。

        ■ 有力回應馬克思和恩格斯“對立論”

        此書一出,激起學界專家學者熱議。

        在北京大學“恩格斯思想與21世紀馬克思主義”為主題的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學術研討會上,多位與會專家高度肯定了這本書的價值,并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多少年來,國內國外理論界流行著“馬克思和恩格斯對立說”“恩格斯晚年放棄了革命”“恩格斯晚年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等種種誤解。學者們對此進行了集中批駁。

        中央編譯局原常務副局長顧錦屏指出,今天我們對恩格斯最好的紀念,就是全面、系統地闡述恩格斯的生平事業和理論創新,要闡明恩格斯同馬克思一起創立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論體系,要凸顯恩格斯晚年對馬克思主義作出的理論拓新,有力回應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對立論”等論調,這對于我們全面理解21世紀馬克思主義理論具有重要價值。

        中宣部理論局原副局長、四川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張磊表示,這些詆毀、污名化思潮,往往以“學者”或“理論研究”的面目出現。馬克思主義從誕生以來就受到來自各個方面的攻擊詆毀和謾罵,“今天仍然如此,對這些攻擊和誤解給予批駁和澄清,是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前提條件,也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應該擔當的責任”。

        武漢大學顏鵬飛教授表示,恩格斯問題是西方學者的“熱門”話題?!皩δ切┪鋽嗟卣J為《共產黨宣言》‘過時’和《資本論》‘過時’的論調,馬克思主義者要有責任感,《永遠的恩格斯》對‘過時’論作出了有力回擊?!庇腥松踔翑嘌浴顿Y本論》三卷并不真正存在?!斑@是一種活脫脫、非常丑陋的歷史虛無主義者的形象?!?北京大學哲學院教授王東贊揚“這本書在國際爭論問題上發出了中國學者的好聲音”。

        如何評價恩格斯,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研究的重要課題?!队肋h的恩格斯》開宗明義定位,說“馬克思和恩格斯是馬克思主義的共同創立者”。北京大學馬克思學院教授孫來斌指出,現在危險的是對恩格斯估計過低,而不是對他估計過高。

        【訪談】

        2020年11月28日是恩格斯誕辰200周年紀念日。在這一時間節點,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顧海良推出了新作《永遠的恩格斯》,以此紀念恩格斯的光輝思想。

        針對國內外流行的有關恩格斯的地位、恩格斯思想的認識誤區,更為了助力馬克思主義發展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顧海良發出了中國學者的聲音。日前,在北京大學召開新書發布會時,顧海良接受了長江日報讀+采訪。

        ■ 《資本論》沒有署上恩格斯的名字 但恩格斯是名副其實的“合著者”

        讀+:這本書為何越寫越厚,比約定的多了10萬字?

        顧海良:對恩格斯,我研究了好多年,但是寫這本書時,卻發現很多理論問題值得再深入。

        比如說,恩格斯和馬克思確實在《德法年鑒》中各自發表了兩篇文章,表明他們初步實現了兩個思想轉變,中國學術界也都這么認為。但在寫書時,我重新研究了青年恩格斯在曼徹斯特時期的思想轉變,發現除了收入《德法年鑒》的那篇《英國狀況 評托馬斯·卡萊爾的〈過去和現在〉1843年倫敦版》外,恩格斯接著還寫了《英國狀況 十八世紀》和《英國狀況 英國憲法》兩篇文章。本來,恩格斯打算在《德法年鑒》上發表,但《德法年鑒》???,馬克思就推薦給《前進報》發表了。

        這兩篇文章我們很少談到,但是這兩篇文章卻是恩格斯思想轉變的重要過程。更重要的是,恩格斯對科學與工業革命關系的解讀、對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的理解,特別是關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關系的基本思想,架起了恩格斯從《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到《英國工人階級狀況》思想轉變的內在邏輯。這對青年恩格斯思想轉變,也對馬克思主義創立的研究意義重大,但我們以前研究不夠。

        還有,19世紀50年代初,馬克思在寫《倫敦筆記》時同恩格斯共同討論的關于貨幣、地租和經濟危機三大理論,盡管散見于他們的書信中,但意義也非常重大,這些深入的理論探討,歷史地映現了恩格斯和馬克思共同研究政治經濟學的過程。

        現在新的資料中可以看到,恩格斯對《資本論》三卷的創作,特別是《資本論》第二卷和第三卷的編輯出版,同樣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馬克思曾經向恩格斯提議,他們應該作為《資本論》第一卷的合著者而共同署名。

        讀+:學界對恩格斯晚年研究得多,過去的研究也有遺漏嗎?

        顧海良:恩格斯晚年,我們自己以為研究得比較深入了,但實際上還不完全是這樣的。

        比如前幾年流行的一個“怪論”,斷言19世紀50年代初之后,馬克思和恩格斯已經與“革命”告別?,F在我們注意到,恩格斯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還在精心編輯署名為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一書,強調他們在50年代初以后的無產階級革命和策略。恩格斯在為這本書寫的《導言》中,對當時德國社會民主黨主要領導人放棄革命領導權的思想作了嚴厲批評,旗幟鮮明地堅持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革命理論和策略的思想?!队肋h的恩格斯》認為,任何試圖在《導言》中“發現”恩格斯晚年放棄革命原則和革命策略的說法,是極其荒謬的?!啊秾а浴穼o產階級革命策略的新的闡釋,是恩格斯對其一生經歷的無產階級革命過程的經驗總結和理論升華?!?/p>

        研究中,我看到恩格斯諸多重要思想,我們以前可能忽略了。

        ■ 碎片化的思想“嫁接”  杜撰了種種馬克思恩格斯“對立論”

        讀+:為何你開宗明義給恩格斯定位,說“馬克思和恩格斯是馬克思主義的共同創立者”?“共同創立”包涵著什么樣的意蘊?

        顧海良:這是我們現在紀念恩格斯思想的一個中心問題:恩格斯和馬克思共同創立了馬克思主義。

        1842年,恩格斯22歲,馬克思24歲,他們第一次見面。這次見面的雙方似乎是“冷淡”的,見面以后就分手了。分別后的兩年內,兩個人的思想各自發生根本性轉變。

        兩年后的那個夏天,恩格斯拜訪了在巴黎的馬克思,他們在一切理論領域中都顯出意見完全一致,還樹立了一個共同的理論觀點——“無產階級能夠而且必須自己解放自己?!睆哪菚r起他們就走到一起,成為志同道合的終身的戰友,開始了共同的工作。

        雖說他們這一生還有更多的合作,但《神圣家族》《共產黨宣言》《資本論》《反杜林論》這四項有代表性的合作成果充分說明,馬克思和恩格斯是馬克思主義的共同創立者。

        這是理解恩格斯思想、理解馬克思主義非常關鍵的問題。

        讀+:他們多年的合作和友誼中,有無細節也說明這一點?

        顧海良:細節有很多,舉幾個例子?!顿Y本論》第一卷德文第一版即將出版的時候,馬克思邀請恩格斯同他一起署名。出版前,馬克思多次向恩格斯表達他的感激之情,還給恩格斯寫信,信中是這樣說的:“沒有你,我永遠不能完成這部著作。坦白地向你說,我的良心經常像被夢魘壓著一樣感到沉重,因為你主要是為了我才把你的卓越才能浪費在經商上面,使之荒廢,而且還要分擔我的一切瑣碎的苦惱?!边^了幾個月,馬克思再次提起:“沒有你為我作的犧牲,我是不可能完成這三卷書的繁重工作的。我滿懷感激的心情擁抱你!”事實也正如馬克思所說的。馬克思逝世后,《資本論》這三卷的繁重的工作完全由恩格斯接續完成。恩格斯在他一生的最后12年,花費了極大心血,完成了《資本論》的第二卷和第三卷。馬克思離世兩年后,恩格斯還深情追憶,說“在各種專業上互相幫助,這早就成了我們的習慣”。

        讀+:馬克思和恩格斯“對立論”是怎么產生的?

        顧海良:我仔細研究了馬克思和恩格斯“對立論”的基本傾向,實際上有三個主要的說法,一是把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凝固化,把恩格斯青年、中年和晚年的思想割裂開來,以馬克思和恩格斯,尤其是把馬克思青年思想當作他思想的最高峰,而把后面的思想看作馬克思思想的“衰退”,把恩格斯和馬克思后來的不斷發展的思想,都看作是“反對”青年馬克思的,由此杜撰了所謂恩格斯和馬克思“對立論”,甚至把青年馬克思和晚年馬克思思想對立起來,杜撰了所謂馬克思和馬克思“對立論”。

        二是認為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歐洲革命之后,他們的思想發展是“斷裂的”,認為“斷裂”也造成馬克思和恩格斯之后思想的“分裂”乃至“對立”。

        三是抓住馬克思和恩格斯思想的片斷,沒有作出前后相連貫的理解,更沒有作出與時俱進的思想內涵的理解,抹殺了他們的思想過程、思想內涵和本質、思想精髓的內在統一性。在對這些被片斷化的、碎片化的思想的胡亂“嫁接”中,杜撰了種種“對立論”的“神話”。

        ■ 恩格斯在甲午戰爭爆發時曾預言:“它意味著古老中國的終結”

        讀+:恩格斯留下的著述中,有大量對中國社會發展問題的論述。為什么他在180年前,會關注到遙遠的中國?

        顧海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在恩格斯青年時代,中國問題依然是德國學術界的重要話題。青年恩格斯對中國古代文明一直抱有濃厚的興趣,鴉片戰爭之后,恩格斯更為關注的是中國社會發展問題。

        恩格斯對中國問題的關注,最早可以追溯到1845年。這年2月,青年恩格斯在愛北斐特的演說中,提到英國通過國際貿易和戰爭手段對中國的掠奪和侵略問題。在恩格斯關于中國問題的諸多論述中有對中國從19世紀40年代初至90年代上半期長達半個世紀的國事國運變遷的關注,有對英國和其他西方列強侵略中國本質的深刻揭露,有對中華民族反抗侵略的高度評價和對中華文明的由衷贊賞,也有對急劇變動中的中國社會前途的深切關注。

        恩格斯在其一生的理論研究和革命實踐中對中國的關注,時而集中、時而分散,但貫穿其中主題,主要是對華貿易、對華戰爭、中國革命以及中華文明等問題還是十分清晰的。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甲午戰爭給中華民族帶來空前嚴重的民族危機,大大加深了中國社會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在這場戰爭剛爆發時,恩格斯在1894年9月給勞拉·拉法格的信中提到:“不管這次戰爭的直接后果如何,有一點是必不可免的:古老中國整個傳統的經濟體系將完全崩潰?!蓖?,恩格斯在給考茨基的信中提到:“中日戰爭意味著古老中國的終結,意味著它的整個經濟基礎全盤地但卻是逐漸地革命化,意味著大工業和鐵路等等的發展使農業和農村工業之間的舊有聯系瓦解,因而中國苦力大批流入歐洲?!?/p>

        讀+:恩格斯有諸多對未來社會的預言,這是否能看成他很超前?

        顧海良:說他“超前”也可以,說他沒有“超前”也可以。他對未來社會只是作出“預測”;即使是這種“預測”,恩格斯也從來不對未來社會的具體狀況作出具體的描述。

        恩格斯晚年一直強調: “我們的理論不是教條,而是對包含著一連串互相銜接的階段的發展過程的闡明?!痹趯ξ磥砩鐣摹邦A測”中,他更是強調:“無論如何,共產主義社會中的人們自己會決定,是否應當為此采取某種措施,在什么時候,用什么辦法,以及究竟是什么樣的措施。我不認為自己有向他們提出這方面的建議和勸導的使命。那些人無論如何也會和我們一樣聰明?!?/p>

        長江日報記者秦孟婷


        來源:長江日報(2020年12月1日)

        http://cjrb.cjn.cn/html/2020-12/01/content_190114.htm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