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xvbd"></menuitem>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中華讀書報|應叫青史有專篇

                                                    《中華大學在重慶》,周揮輝、董中鋒編著,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20年2月,58.00元

         

          中華大學是華中師范大學三大前身之一(另有華中大學、中原大學),由著名教育家陳時于1912年在武昌創辦,據說是我國第一所設立本科學歷的私立大學,它將中國古代私學的傳統教學和近代歐美、日本的現代私立大學體制相結合,開創了近代具有特色的高等教育模式,在現代教育史上具有重要地位與價值。民國時期,有“北張南陳”之稱,“北張”指私立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南陳”即指中華大學校長陳時,足見其時之名聲與影響。全面抗戰爆發后,與眾多大學一樣,為了躲避戰火、保存中華文明的火種,1938年秋,中華大學遷至宜昌后坪,不久再遷重慶南岸下龍門浩禹王廟,直到1946年秋季回遷武昌老校舍。

          中華大學這段曲折的西遷歷史,本應具有豐富的檔案資料,本應在校史或中國教育史上濃墨重彩地書寫一筆,但由于戰亂、時代因素等,現存的資料非常有限,更不論專門記載的書籍了。近日,華中師范大學周揮輝、董中鋒兩位教授編著的《中華大學在重慶》一書正式面世,可謂填補了這方面的空白。

          該書以豐富史料再現中華大學的西遷歷史。陳時的孫女陳家益、重慶檔案館工作人員、中華大學重慶舊址附近的老人、民國檔案、舊書報刊……作者或采訪或收集,歷經數年,通過多種途徑獲取零星的相關資料和史跡,系統整理成書。作者講究歷史的整體觀,于本書開篇將中華大學西遷置于抗戰大背景下,梳理中國高校內遷概況,指出“這種克服千難萬險為保衛民族文化教育火種的大遷移運動,無論對于淪陷區教育元氣的保存,還是對于西部等地區教育的提攜和發展,都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通過《中華民國全宗·中華大學卷》等檔案、《中華大學校友通訊》等內部資料,以及《中華大學》《中原大學》等圖書的歸集整理,作者爬梳出有關中華大學西遷的圖片、名冊、函件、回憶文字等史料信息,全景式展現中華大學西遷的背景、過程,中華大學在重慶的辦學經費、教學、招生考試、學籍管理與畢業生工作、校園文化活動等,記錄下這段風起云涌的歷史,給后人留下全面而真實的史料。

          該書展現顛沛流離中的教育情懷。戰火紛飛之時,生存尚且難以為繼,辦學必定步履維艱。西遷前后,中華大學處境困窘,校舍簡陋,經濟拮據,陳時校長不僅自己一直義務擔任校長,而且在身體有恙的情況下仍憑堅韌不拔的毅力四處化緣,支持危局。中華大學的名師,如嚴士佳、鄒昌熾、方宗漢等不計報酬,與陳時校長一道,“風雨同舟數十載,含辛茹苦為英才”。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他們克服困難,注重教學,培育學生,展現了對教育的赤誠與堅守。

          該書體現崢嶸歲月里的愛國主義精神。武漢淪陷前夕,中華大學面臨留守或搬遷的關鍵時刻,校長陳時接到他在日本留學時的舊友、曾任日本內閣外相和副首相的重光葵的密信,勸他不要遷校,留在武漢繼續辦學,日方會給他資助和便利。大是大非面前,陳時校長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義無反顧拒絕了重光葵的勸誘,決定排除一切艱難險阻,克服重重困難,率領師生員工,隨帶圖書、儀器等西遷。他們還投入抗日救亡活動,發揮特長,組織抗日宣傳隊,散發傳單,高唱抗日救亡歌曲,鼓動民眾堅定信心,奮起抗戰。在抗戰后期,國民政府征召大學生服務隊從事抗戰譯員工作,中華大學學生踴躍報名,積極入伍,參加青年遠征軍開赴印度,書寫了一曲永載史冊的慷慨壯歌。他們在困難面前愈挫彌堅、自強不息的品格,與民族共存亡的愛國主義情懷,已沉淀為一種精神底色。

          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曾任教于西南聯大,他后來作詩緬懷:“盧溝變后始南遷,三校聯肩共八年。飲水曲肱成學業,蓋茅筑室作經筵。熊熊火炬窮陰夜,耿耿銀河欲曙天。此是光輝史一頁,應教青史有專篇?!笨箲饡r期中國大學西遷,被研究者稱為“世界教育史的奇跡”,為世界乃至我國教育史留下了重要精神遺產,這段經歷亦是大學校史中的光輝篇章?!吨腥A大學在重慶》一書,記述中華大學西遷辦學八年的歷史,書寫中華大學師生篳路藍縷、弦歌不輟的故事,以搶救性保護的方式為后人刻下歷史真跡,向未來傳遞一份浴血奮斗的精神,可謂做到了“青史有專篇”。

           來源:《中華讀書報》(2020年10月14日08版)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