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xvbd"></menuitem>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中華讀書報|周百義:一位編輯家的縱橫捭闔

        周百義


        《我的出版實踐與觀察》,周百義著,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20年9月第一版,59.00元


            當年,他看完熊召政整整齊齊的《張居正》第一卷書稿后認為,作品“太拘泥于史實,缺少靈動和感染力,小說可以出版,但出版后不會產生什么影響”。作者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把幾十萬字的書稿來一次“黛玉焚詩”,重新構思,重整旗鼓?!稄埦诱帆@得茅盾文學獎之后,熊召政在送給百義的書法作品上寫道:“百義兄……有點石成金之妙?!睆拇?,《張居正》成了名著,寫書人成了名家。

          百義先生要我為他這本《我的出版實踐與觀察》文集作序,是有其過硬理由的:百義先生曾是中國編輯學會副會長,至今還擔任著湖北省編輯學會會長的職務。一位學會老領導請現任學會會長為他即將出版的文集作序,我確實不好推辭。何況在與百義先生長期的工作交往中,在有關編輯學、編輯人才、編輯業務工作的會議或論壇上,在若干有關編輯出版工作的刊物或報紙上,總能看到他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或者讀到他的文字。特別是在筆者任會長的第五屆和第六屆期間,他作為老資格的學會領導和地方編輯學會會長,對整個學會的工作給予了多方面支持,為他的文集作序,我還有感謝他的一層意思在里面。當然,我主要是對他人品和文品的認可與欽佩。

          為什么題目用到了“縱橫捭闔”這個成語呢?這完全是百義先生的這本文集內容所致。從文集所呈現的板塊看,有“理論研究”、有“出版實務”,還有“書評影評”和為自己或別人的書所作的“序與跋”,附錄中也有別人研究他的文章。而且在每個板塊里,所載內容也是多元的,譬如“書評影評”中就有研究小說、戲曲還有電影的文章。在“出版實務”中,也是既有市場調研、選題策劃、閱讀研究,還有參加出版會議時的一些講話。如此大的跨度與內容集合,簡直等于為作序人設置一串大大小小的迷宮,考量作序人的文字辨識能力。我只好用“縱橫捭闔”來加以概括,總算梳理出了一些似乎能夠提綱挈領的線條。

        成功的文學編輯家

          百義先生首先是一位成功的編輯家,一位成功的文學編輯家。

          說他是一位成功的編輯家,當然和他的一系列頭銜有關,在國家層面,2010年他被授予“新中國60年百名優秀出版人物”稱號,2014年他獲得了中國“韜奮出版獎”之殊譽。在省級層面,他先后獲得“湖北省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1999年),“湖北省第三屆出版名人獎”(2002年),“湖北省首屆優秀出版人物獎”(2009年),首屆“湖北省文化名人”(2014年)等含金量很高的榮譽。他曾擔任長江文藝出版社社長和湖北長江出版集團總編輯。退休后,他被湖北省委留任湖北省優秀傳統文化頭號工程——《荊楚文庫》編纂工作的實際牽頭人。這也表明了他作為一位編輯家的社會公認程度。當然,支撐這些頭銜和稱號的根本原因還在于他在編輯工作任上,確實發現、挖掘、編輯、打造了改革開放以來在國內外有著持續影響力的經典性作品。其中一部是二月河的《雍正皇帝》(3卷本),另一部是熊召政的《張居正》(4卷本)。

          《雍正皇帝》是他初當編輯時抓到的選題。當時二月河的“帝王系列”之一《康熙大帝》已在黃河文藝出版社出版了第一卷,接下來的《雍正皇帝》,作者也準備交由該社出版,但尚未開始寫作。百義先生找到了二月河,對他講,“你走過了黃河,還應跨越長江,才能占領全中國的市場”。經過百義的努力,二月河終于答應把《雍正皇帝》交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此后,雖然他一度到湖北省新聞出版局任職,但一直擔任該套書的責編工作。這套書經過持續不斷的營銷宣傳,與二月河“帝王系列”中其他作品一起,成為歷史小說的經典蜚聲海內外。這一切,與百義先生的專業鑒賞力、經營管理能力和他對于出版規律的把握是分不開的。

          長篇歷史小說《張居正》是他擔任責任編輯推出的第二個重頭產品。當年,他看完熊召政整整齊齊的《張居正》第一卷書稿后認為,作品“太拘泥于史實,缺少靈動和感染力,小說可以出版,但出版后不會產生什么影響”。作者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把幾十萬字的書稿來一次“黛玉焚詩”,重新構思,重整旗鼓?!稄埦诱帆@得茅盾文學獎之后,熊召政在送給百義的書法作品上寫道:“百義兄……有點石成金之妙?!睆拇?,《張居正》成了名著,寫書人成了名家。長江文藝出版社以這兩部享譽中外的長篇歷史小說為核心,形成了我國優秀長篇歷史小說精品生產基地,不斷地爆出亮點。

          如果說這兩部當代經典體現了作家的功力與編輯的智慧的話,那么我們至少可以看出,編輯家周百義先生的成功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方面,是他深厚的專業素養。他上大學前就已經有自己的文學作品集子出版,雖然名氣不大,但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后來他上了武漢大學中文系的作家班,又在文學理論上得到了補充。在編輯實踐和理論研究中,他更多地關注歷史小說。他在歷史文學作品的創作、出版與研究中,形成了自己的價值體系。他判斷一部歷史小說是否成功,往往從人物形象、情節設置、語言特色、文化氛圍幾個維度來衡量和判斷作品。第二方面,是他精湛的職業素養。職業素養主要是作為一位成熟的編輯,能夠從讀者的角度對書稿的框架(結構)、內容,包括對矛盾沖突方面的處理等,提出中肯的修改建議,并能從作者的角度,抓住他的根本性需求與輔助性需求。第三方面,就是他一以貫之的敬業精神,即對編輯工作的熱愛與投入。這方面,百義先生可圈可點的事例更多。比如他的理念:一位編輯的使命就是要為世人留下有價值的精神產品!比如他的“三不信”精神,即“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務”。長江文藝出版社從一個地方文藝出版小社成為全國性的文藝出版大社,就體現了他的智慧與能力。

          成為編輯家談何容易,但成為編輯家以后的工作,更能衡量出一個人的家國情懷與遠大志向及不懈努力。百義先生就是這樣一位為自己不斷設立新目標、向社會爭取新動能的編輯家。

          他是一位不斷注意提高自己理論素養的編輯家。毛澤東說過:“感覺到了的東西,我們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東西我們才能更深刻地感覺它?!保ā睹珴蓶|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286頁)百義先生盡管有很好的專業素養和職業素養,但他沒有止步于此,且一直在研究出版理論,并撰寫了上百篇文章。收在本集中的《新時期以來歷史小說出版探析》一文,就集中體現了他對歷史小說創作與出版的深入思考。他將新時期歷史小說發展劃分為三個階段(粉碎“四人幫”之后、20世紀90年代前后、互聯網時期)。他界定了歷史小說的概念內涵,表明主要人物、主要事件必須是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刻畫人物時采取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經典表現手法,歷史小說必須是歷史科學與小說藝術的結合(二月河講,“我遵循的基本創作原則是,歷史事實由歷史設定,人物個性、心靈軌跡、言語形容、詩詞由我來設計”)。新時期歷史小說在歷史判斷和審美判斷上尋找那些被意識形態遮蔽的歷史真相,盡量恢復歷史本來面貌,挖掘人物內心世界,展示歷史人物豐富的精神內涵,塑造人物時注意文化的作用與力量,注意營造歷史氛圍,把人物放進其中去表現。他有集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于一體的關系之見解(熊召政作品的歷史真實體現在三方面:典籍制度、風俗民情、文化真實,前兩個是形似,后一個是神似)。他有對歷史小說家創作準備的建議以及尊重歷史、跳出歷史的主張,有對敬畏歷史與漫畫歷史的描述,對歷史小說創作與出版中的價值導向問題研究。他還有對繁榮歷史小說創作與出版的幾條建議:作家是關鍵,要坐得住冷板凳,找到構成歷史的細枝末節,把握歷史的宏觀走向;編輯要選擇、把關、引導與示范,通過閱讀已有歷史小說,提高批評能力,最好自己動手寫作來提高鑒賞力和判斷力等等。這些都顯示了他在理論思維高度上的攀登和在思想深度上的掘進。


        具有戰略思維的編輯大家

          他是一位具有戰略思維的編輯大家。

          從編輯家到編輯大家,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他退休之際受命主持《荊楚文庫》的浩大文化工程。這既是對他二十多年編輯出版生涯的肯定,又是進一步提升他作為編輯大家影響力的重托之舉。他十分重視對自己所從事工作的研究,如他的《文庫出版:找尋文化的根與魂》一文,談到了文庫出版的指導思想、文化積累、文化研究(辨章學術,考鏡源流)、文化傳承的作用,講到了文庫出版的特點,如要比較各地編撰體例之差別,尋找文庫編纂單位之不同,分清組織機構之各類別。文庫出版有大壓力,要上不負先賢,下無愧子孫,總體設計要科學,把關重在細節。其中特別強調要甄別真偽,選好版本,認真整理,內容與形式結合,盡可能運用現代技術等,體現了他對這項工作的前瞻性思考。他關于崇文書局起始于李瀚章,發展于張之洞,及崇文書局恢復后的編纂建議,有一定的遠見卓識。他以《朝讀經典》為例,對于傳統文化讀本的五個關鍵點的分析,頗有見地。如要尋找切入點,找準結合部;要搶占制高點,瞄準最權威;要聚焦知識點,拓展大視野;要掌握重難點,把好質量關;要邁向新起點,延伸產業鏈。這些都是十分深刻的見解與擲地有聲的建議。

          百義先生還是一位文武兼備的大編輯家。

          他不僅是一位成功的編輯家,而且不斷地積極實踐,大膽創新,且認真地銜接理論、總結經驗,形成新的觀念,反過來又指導實踐,推進實踐,不斷向編輯出版事業的高處攀登。比如,他不但注意帶領員工獨辟蹊徑,策劃出好的選題,而且把選題轉化成實實在在的“雙效益”;不僅鞏固和提高了“雙效益”,而且用“雙效益”打造成系列的品牌書,形成很好的良性循環。

          除此之外,他還十分重視出版理論的研究。在此之前,他曾經出版了《出版的文化守望》等三個集子,研究的領域,從具體的產品生產到出版社的經營管理,現在又拓展到與出版相關的傳播理論研究。如他對出版在經典建構中的重要作用的分析,提出了經典的高度(要有學術價值與審美價值)、寬度(影響范圍,超越本民族為他民族所接受)與長度(經過漫長時間檢驗,穿越黑暗隧道)的概念及其內涵。他強調了讀者和發現人在經典建構中承擔著重要的作用。如孔子對于《詩》成為《詩經》的巨大貢獻。莎翁劇作成為經典,出版商、編輯、印刷者等功不可沒。美國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人間天堂》等作品之所以能夠成為美國文學史乃至世界文學史上的不朽經典,查爾斯·斯克里伯納出版社的“英雄編輯”珀金斯的慧眼功不可沒。

          出版社不僅要出版經典,而且要通過一系列的出版編輯環節來建構經典,完成作品經典化的過程。這些過程包括創辦選刊、出版選本、編纂叢書、出版點評本、加大外譯、評獎確認等環節。

          他還專門研究媒介傳播在文學經典化、普及化中的效應:紙介質出版物是基礎;不同媒介報道、評介,擴大影響力,改編不同形式傳播,為經典化打開大門;大量研究文章發表,為經典化提供學理支持;理論專著與教材,從文學史角度肯定其經典價值等。他的這些研究,為我們認識出版的價值,打開了另外一扇窗口。

          總之,閱讀百義先生在一定時間階段內理論研究與實踐的經驗總結,并為之寫序,不用心琢磨是不可以的;閱讀后不咀嚼思考也是不可以的;咀嚼之后不進行抽象梳理同樣是不可以的。經過了這些環節之后,完成的序文,能否讓作者和朋友認可、滿意,筆者心里也沒有底,只好求助于諸君的包涵諒解了。

          此為序。

         ?。ū疚南底髡邽椤段业某霭鎸嵺`與觀察》所作序言,刊發時標題有調整。)

            

           來源:《中華讀書報》(2020年09月30日07版)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