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xvbd"></menuitem>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中華讀書報|同曾經青澀的自我進行心靈的對話

            不僅是對故鄉生活的禮贊,更是一首韻味悠長的有關青春的抒情詩。

        《此心安處》,胡海容著,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20年5月,50.00元


           海容將這幾年業余寫成的文字結集出版,定名為《此心安處》。在她筆下,當下的生活與記憶里的世界互為參照,那些最具價值的人生經歷,從記憶深處復活??梢哉f,是對故鄉的思念激活了她的創作欲望。

          她飽含感恩之情,書寫著故鄉那片山水中的人和事,贊美養育她的那片土地的親情、友情和愛情,這些文字全部串聯到一起,大別山南、長江北岸那片丘陵和平原上曾經過往的人與生活清晰地呈現在我們眼前,這不僅是對故鄉生活的禮贊,更是一首韻味悠長的有關青春的抒情詩。

          海容寫了一些故鄉的原風景,但這些只是生活的背景,她更關心的是父老鄉親和許許多多默默無聞的小人物。

          海容說到自己的寫作目的:確立自我價值并給家族留下史料。在輾轉多地并不斷變換工作單位和崗位的過程中,寫作成了她傾訴自我情感及與外部世界溝通的方式,遷徙讓海容以歷史眼光審視個人經驗的價值,為已經凝固為歷史的大時代提供別具一格的個人敘事,通過細節選擇和剪裁,復活了當年某些歷史場景。

          對自我價值的追求,則隱藏著女性意識的覺醒,她想告訴那些關愛自己的親朋好友,不管在什么崗位,自己都會努力做好,因為自己是大別山的女兒,大別山培養了她堅忍不拔、熱愛生活的稟賦。

          歷史意識和自我價值的追尋,使得海容的作品,看似行云流水,甚至絮絮叨叨,但卻建構了一個屬于自己的溫馨世界。這個世界里,親情讓她感受鄉村生活歲月的艱辛而美好,父母的培育、哥哥姐姐對她的關心呵護,點點滴滴,難以忘懷。求學路上那些對自己有影響的老師和同學,讓她心生感激。

          這些瑣碎的日常生活和個人的經歷,總是和大別山的民情風俗粘連在一起,對于擁有相似生活經歷和背景的人們,閱讀海容的文字有一種很強的代入感,仿佛自己穿越時空隧道,再次體驗成長歲月里的生活與場景,同曾經青澀的自我進行一次心靈的對話。

          海容的父親家庭成分不好,在那個以成分定人品、定工作的年代,他很幸運地成為城里人,工作上,勤勤懇懇,廉潔奉公,對家有責任感,對孩子嚴厲,像大別山南的許多父親一樣,他們愛子女,卻缺乏表達感情的方式,以至于和孩子的關系并不融洽,恰恰是這種不融洽的方式,彰顯父愛的獨特魅力。海容寫出了父親的嚴厲甚至粗暴,也寫出自己對父愛認識逐漸深化的過程。

          計劃經濟時代,海容的父親是公家人,母親則在鄉下種田,當時這叫“半邊戶”,可以想象,既要撫養孩子,又要參加生產勞動的母親,是多么不容易。海容寫出了父母文化層次、生活環境及個性的差異,更寫出了父母的相互包容理解和彼此呵護。他們可能沒有綿綿情話,但相濡以沫的夫妻情,讓人感動。

          母親去世前,剛強的父親為自己的女人寫了一首詩,將內疚、感恩和對婚姻生活的總結融入其中:“今生難補歉疚意,來世再續魚水情。風雨同舟已到老,奈何橋畔君先行?!?/p>

          這也是我們大別山地區千千萬萬父母的縮影,他們在艱難中相互扶助,撫養兒女,生命進入最后的黃昏時,不說自己給予對方多少,而是內疚自己給予對方太少。這就是父輩的愛情。

          海容的敘述語言溫婉平淡。精心挑選的一些字、詞,蘊含著獨到的地域文化元素,只有浸淫其中的人,才能體會其言語后面的全部語義。而當你知道這個詞的內涵,就禁不住發出會心的微笑?!俺й缱印本蛯儆谀莻€遠去時代的語詞。沒有在大別山農村生活過,沒有在生產隊掙過工分的人,大概無法理會其中的意義,它隱含了長輩對生活負擔的戲謔、對孩子的憐愛,還有愿望得不到滿足的自我嘲笑和安慰。

          海容文筆細膩,一些細小的事情經過她的敘述也變得靈動起來,饒有趣味,而一些我們熟悉的人,經過她三言兩語地勾勒,精神氣質、性格特征栩栩如生。

          無論是親情友情愛情還是師生情,海容的文字都和故鄉聯系在一起。正是泥土芬芳的故鄉敘事,讓海容領略到思考的魅力、文字的價值、情感的力量。寫作使她獲得自我實現與滿足,獲得內心的平靜與安寧。

          因為用情太深,她甚至過濾掉了記憶中灰暗的色彩,即便寫到生活的困境,也是積極和樂觀,我以為作家以這樣的姿態切入生活無可厚非,因為經歷過的苦難已經內化為個體奮斗的精神力量,成為克服困難的墊腳石。

          可以這樣說,故鄉賜予了海容成長歲月的寶貴財富。這似乎驗證了作家余華對故鄉的體驗:“只有離開了你最熟悉的地方,你再回來,才知道真正的財富在哪里”。

          我們這代人,曾經懷揣夢想,把遠離故鄉作為目標,仿佛只有走得更遠,才能飛得更高,才能確證自己人生的成功,然而等到歲月堆積到一定的年紀,無論我們身處何處,故鄉永遠被安放在心靈最柔軟的地方,成為無法割舍、永不忘卻的心靈家園。


            來源:《中華讀書報》 (2020年09月16日19版) 





         

        北京赛车软件